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翻译/爱丽舍】Élysée

原作者:Charybdis

原文地址

(想给大家看德语区爱丽舍的fluff!我虽然德语相当垃圾但这篇还不难挺短就顺手翻了ww)

——

五十年,五十年前他们结束了世代的仇恨,签署了一份友谊条约,五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已是一对。当然了,他们也吵过架,但总之事情再好不过了。他们作为国家的任务,他们的责任,这一切对他们并不容易,但部分的是因为他们仍然还在一起,显而易见他们的关系有一个坚实的基础。由于欧洲历史这可能难以想象,但过去一个世纪里变化太大了,为什么这不是其中之一呢?

弗朗西斯如此沉浸在思绪中,以至于他没有听到他身边的窸窣声。“你在想什么呢?”一个平静而含有倦意的声音问道。“早安路易,我没在想什么大不了的,你是要面包还是可颂?”弗朗西斯温柔地微笑着,从路德维希偷得一个短暂的吻,将他拉向自己。“唔,可颂。”对方头埋在他的脖颈处咕哝道,大声地打了个哈欠,手臂松松地环住法国人。法国轻笑了,每当路德维希感到疲倦,或是像现在这样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他通常会以他的标准表现得相当亲昵。


但当德国瞥到钟的时候,他立刻放开了弗朗西斯,迅速拿起衣服,冲进浴室。今天德国的政治家与一些别的要人有场重要会议,而他当然也需要在场。法国深深叹气,然后起床去做早饭。他觉得有时路德维希过于有责任感了。弗朗西斯从容地更衣,走下楼梯,终于进了厨房,开始做咖啡、摆桌子。这时他听见浴室传来水声,不久后他听见键盘打字的声音。

可能他把路德维希叫醒得晚了些,但现在不管怎么说已经于事无补了。“路易?早饭好了!”他向路德维希的书房喊道。

他没有得到回答,但德国不久后就来了厨房。弗朗西斯在内心翻起白眼:路德维希已经着装完成,连鞋子都已换上了。法国示意德国人坐下,为他与自己倒上咖啡。“谢谢……”路德维希低声道,揉了揉眼睛。弗朗西斯忍不住微笑,尽管路德维希掩藏得很好,他还是听到了被压住的哈欠声。

德国一边安静地吃早饭,一边听着法国讲着前一晚他与安东尼奥与基尔伯特相约,然后开始了一段臭名昭著的串酒吧之旅,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干什么。弗朗西斯很擅长讲故事。甚至德国都因法国人将故事讲得如此完美而微微发笑了。

“弗朗西斯……我得走了,今晚见。”路德维希轻轻叹气,他真的不想离开,因为他认为自己与法国人见面次数实在太少了。“是的,但是快一点吧……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他向德国眨眼睛,将他拉近自己,在他的唇间印下一个吻。“现在去吧,我亲爱的(mon cher)。”弗朗西斯轻拍了一下路德维希的臀部,以此向后者作别,并开始数日里他最认真的思考:他明天该烧什么菜?在这一个日子,在他们的日子。

法国从未想过,他会爱上某一个阴沉冬日,但他也从未想过,他会爱上路德维希。所以,他还惊讶什么?


他们已经越过了他们的历史与不计其数的战争,他为什么不会爱上一个冬日?

END

——

(虽然整个德语区爱丽舍文据我统计约等于十篇()但都真的甜到我失去知觉QAQ)

评论(8)

热度(8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