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写手问卷

 @潇湘花影 ,谢邀w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学过化学的都懂),虽然一开始跟这个毫无关系。

大名是Asphier:标准中二期想出来的,大概混杂了April(四月)、Aries(白羊座)、sapphire(蓝宝石)、hier(德语:在这里;法语:昨天);phi(l)-这个词根、-er这个词根、四个辅音字母(sphr)共七个字母,后来挖掘出了对APH与ER的热爱。嫌太长了有时不方便所以简称sp,也是正式英文名的头两个辅音字母。


2.当写手多久了?

初三中考完算起将近两年了。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七八万?保持一年两三万的速度,瘫。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

我爱他们。觉得反正有那么多人写!APH圈真的对同人作者很友好啊。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严格意义上的,自从初二第一篇荆温开始算起四年多了,虽然那时并没有发出来。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我想看啊!我找不到了!不过初三时给我cp写的东西真是满满的中二感……虚无主义入了此圈就毫无影踪了[笑]。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我不可能比爱他们更爱我的原创角色了。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多面立体有深度可挖掘有广度可玩耍写起来爽的。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法普。没有之一。

为他们写过几篇文吧,从去年六月份第一篇《Every Acre of Land》开始,都是短篇,虽然很想有生之年产长篇的!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非常平淡朴实,因为不会除语言描写外的一切描写。

并没有完全掌握讲好一个故事的能力。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中文同人的话是弥撒女神,她的《旌旗》属于拉我入法普深渊一去不复返的那种。

英文同人是《Paris Burning》的作者!赞美她!RE大法好!看到过最美最伟大的英文同人!实话说看完那篇就不怎么看LM同人了……

中文非同人的话是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不只是语言美极了,对我的影响也是非常奇妙的ww

其他还有翁贝托·埃科、尼尔·盖曼等等,还有雨果。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因为是粮啊!太太们写的都很棒啊!有美味的粮不吃我傻啊!

中文主要刷lof,英文看ao3和ff。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没有,因为觉得不太擅长啊……虽然文字说起来会受到读过的最新一本书影响,比如说《Every Acre of Land》模仿《丈量世界》全文对话没有出现双引号,这大概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模仿文风吧[心虚]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效率看情况,一小时八百字(卡文时)到一千两百字不等。

更新频率有!这东西吗!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没啥吧,除了没有bgm这东西……因为听着听着就想跟唱(),想跟唱就要看歌词,想看歌词就要开手机,开了手机就要刷手机,然后没有然后了。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放一边去凉拌。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就像我特别特别想写长篇国设的史向!

最后写出来的都是些各种形式披着人设外皮的国设。瘫。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有小红心小蓝手和回复和新的fo!我爱您们!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不会描写,不会掌控一个故事。

这是两个问题?其实我觉得都挺严重的(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N.Y.C》(伪·纽约游记):

我们俯视它(假装),却仍然在仰望。在帝国大厦(“帝国!”什么是帝国?纽约州,The Empire State——一个州被称作帝国!)的最顶层。黄昏时分,视线尽头的天空显现出赤红;“火烧云?”不,绝不是!甚至不是血般的鲜红,是那种洗干净后的冷凝,不是无情,是什么啊——光!夕阳下的云彩必须将一秒再拆分成无数瞬间才能勉强把握天空的色彩变幻,依稀的自由女神还在举着她的火把——上帝!原谅我,请原谅我!那么渺小的存在!那样的荣光!你哭泣,风太大了并吹动你的帽子;紧紧地捏住不放手!激烈的,太激烈的!你什么都看不见,付一个Quarter从望远镜眺望你除了光还能看见什么!你什么都听不见!这个拥挤的平台无数种语言同一秒被说出,你陌生的与你熟悉到想流泪的乡音,这个巴别塔!

——然后一切安静了。“Can you take a photo for us?”有人在与你说,你说“Sure”,接过相机给一个家庭拍照;闪光灯一瞬,于是你便发现天黑了。你独自一人,透过拦着的透明玻璃的一小块平面(拥挤的),你看——便是你自己的纽约城。“有灯火的地方便是生命。”安静的,你安静的,赞颂这个第三次用光点亮世界的,——民族!(上一次在古老的欧洲)在黑夜中你看清了光,你开始相信:竟然真可以这么温柔……

亲爱的,我想回去回到那个百老汇与华尔街交汇的三一教堂。那个小墓地里有我亲爱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及我不知道的其他人。墓碑边上插着小小的美国国旗,在白雪里兀自屹立。我多么想请求这个世界,在我离开后在纽约城为我留下一块墓碑;刻着“A New Yorker”——纽约客。在纽约,我们都不过是过客。

“纽约不是一个死者的城市”,而在这里我们向死而生。它曾应许所有的我们什么,一遍遍诉说着“梦想”与“自由”;都是童话里的情节,而我在想我是太年轻了还是太幼稚了……城市会说谎,会骗人的——但是,从来不乏乐意相信新世纪童话的家伙;他们称呼自己“New Yorker”。

“我们将进入一个充满曙光的坟墓。”

——所有的传说都是从光亮出发结束于死亡。

幸好有光。

——

是的这篇完全是在吹NYC,兼吹米。写这段时我真的疯了。

吹法普这对时我还能勉强保持冷静,《One Day More》那篇算是情绪最激烈的。

NYC这篇真的是我是米厨的绝佳证据了,我吹他们真的是有天赋的(。


21.写过h吗?

写过,露法。名字我还记得,叫《玫瑰色的黎明》……因为被三次恶友x2批曰“速度太快”(仿若zao xie)然后拒绝发出来。


22.坑品怎样

不想填坑的最好解决方案就是不挖坑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没有。偶尔会思考“你写的文怎么这么腊鸡”然后去看两篇比自己“更加腊鸡”的文,就调整过来了。再说我怎么可能不给法普产粮……(冷cp的悲哀)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爱即热情,热情即动力。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对他们(特别是法普!)理解更深刻了算吗?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基本不会检查,除非翻译。会完结后大修的也只有翻译了。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想不出词!因为中文自从上高中来处于稳定退步状态(我初三的时候是能连蒙带猜看中华书局的《宋元学案》的!),所以经常会出现明知道有个四字成语却想不出来只能上网查的状况(。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高二沉迷学习。暑假肝些翻译。高三开撸长篇!法普的伪架空未来向identity loss那篇我肯定会写的!然后史向国设目前很想写第三共和国,从1871到一战前的四十年这样。想写他和第二帝国的互动ww,再加上维多利亚的帝英,还有沙俄,还有奥匈帝国,以及刚统一的意大利,天哪——(而且我还能拉米米串个场ww)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考试加油,你可以的。

人生吗!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Silmarosse ,考完地理来写吧ww

以及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 @Excalibur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