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当年管身体叫作‘flaesc-hama’(肉衣)、‘ban-hus’(骨屋)、‘hrether-loca’(心牢)的人,以为灵魂是关进肉体里的,恰似自己脆弱的身躯披着甲胄,或小鸟囚在樊笼,或蒸汽闷于铁锅。灵魂在肉体内冲动,挣扎于‘wylmas’,即古代诗人每每提及的‘沸滚的怒涛’,直至它的激情获释,它飞到‘ellor-sith’,即‘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长路’——‘大厅里的谋臣,乌云下的勇士/没有人知道’(50-51)的去处。吟诵着这些复合词的诗人想象中的古代英雄,在苍穹下的‘中间世界’(middan-genard)行进,被‘无岸的大海’(gar-secg)和世外的长夜包围,以极大的勇气坚持着‘生命的匆匆旅程’(laene lif,2844),直至接受‘命运的裁决’(metod-sceaft,2815),同全世界,同‘光明与生命一起’(leoht ond lif samod)毁灭。但是他说的非常委婉,个中滋味,便是叫他的听众听来,古英语诗歌不可名状的魅力:深沉的情感,鲜明的画面,将这个世界的美与死娓娓道出;简洁的描述、轻轻的笔触、精短的词语,清亮激昂,犹如诗人手中拨响了的竖琴。”

——托尔金,霍尔译《贝奥武夫·前言》,伦敦1950,第xxvii页;引自冯象译《贝奥武夫》附录二

——

不过我整本《贝奥武夫》还是最喜欢3155的那句“Heofon rēce swealg.”(Heaven swallowed the smoke)

中文版“天空吞下了烟尘”并无法翻出它的一半好!


评论(2)

热度(17)

  1. 饮酖止咳As·phi·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