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码个段子。假装庆祝华丽组在ao3上aph榜进60。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轮子和文字哪个对文明更具有建设性意义?”后桌的辩论一旦开始没有半个小时决不会结束,但他对这些已经免疫了。他还有两篇论文要写,一篇题目是“论拜火教与摩尼教关系与基本教义异同”,另一篇要求关于麦克斯韦妖的个人观点。讲台上有一本不知谁从图书馆借来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他几乎要哑然失笑了:你可得不到你想要的!说到他自己,他大概情愿分析为什么基督教一位论(Unitarianism)和普救论(Universalism)会最后在上世纪中期走到一起去。他想起微积分和炼金术,他敢肯定现在没人动笔:至少要等外面那场奥尔梅克式球赛结束!他突然想到上节课,当讲到“一个特斯拉等于一万个高斯”时他瞥见隔壁桌低着头,在膝盖上铺了本波德莱尔。然后他注意到那家伙现在还在看他的书,突然抬起头——“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规定说世界语却偏偏要交拉丁语的作文吗?那是因为一般的键盘打不出ŝ这类字母。”蓝眼睛眨了眨,自我介绍一般:“francio。”
他只是回答:“prucio。”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