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授翻/Dover组】The Voltaire Correspondence

授权书:

原作者:TheGoliathBeetle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88298

简介:历史向。一切开始于法.兰.西向英.格.兰提出的一个任性的要求——把作家伏尔泰偷运回巴黎。结束于两个老对手之间时断时续却意义重大的信件往来,当他们经历过那么多起起伏伏——革/命、战/争,以及莎士比亚的戏剧。——友情向,一点法中心。

注意:非cp向(除非你这样想),以及历史相关。这篇开始于1726年,在法.国作家兼批评家伏尔泰被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驱逐到英.国后不久。它结束于1840年,当拿破仑·波拿巴的遗体在英法双方共同努力之下运回了巴黎。并且,当伏尔泰在英.国的这段时间,莎士比亚在欧洲大陆不算特别知名。但后来,他在欧陆有了名气,特别是在法.兰.西。

——

1726年

——

亲爱的英.格.兰,

你有了伏尔泰。把他还回来。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滚。

诚挚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友好。我应该直接侵/略你。实际上,如果可以的话,我大概会的。你真幸运,现在我正忙着我的殖民地们,暂时腾不出手。但是,你有了我的作家。把他还回来;这边充满了各种政/治废话。至少你能为我做的,就是把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还回来。

真诚的——尽管你不值得,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哦,这是宣/战吗?你是在威胁我?这难道是个好主意吗?你破产了,你的君主制摇摇欲坠。如果我把我的手指伸向你,你的军队就会崩溃。“你的殖民地们”在让你忙碌?你总是个差劲的骗子,老家伙。

不管怎样,你干嘛还想着伏尔泰回去?是你的国王把他弄过来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你的路易十四不知道你在写信给我?哦亲爱的,这就有趣了。给另一个国家的秘密信件,背着上司。太典型的法.国佬行为。

我不会送他回去的。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的国家。并且,他似乎对我的君主立宪相当感兴趣。我想我会留着他一会。

诚挚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你现在是在和我玩心理游戏了,我的朋友。不要奚落我,不要把现实揉到我的脸上。我很痛苦,我生病了,并且有持续性的偏头痛,努力解决贵族、教士和第三等级之间的纠缠不清。这是场噩梦,虽然你肯定不会关心。还有,我没有在殖民地的事情上撒谎。他们确实让一个国家忙个不停!

另外,弗朗索瓦-玛丽·阿鲁埃——这是他的真名——是个人类。不要以一条宠物狗的口吻谈论他。并且请您说服他回巴黎来!我会帮他的。没有别人会知道。这将成为我们三个之间的秘密。来吧,我们相识了这么久,你会为我做这点小事的,对吗?阅读他的书,与他进行哲学上的谈话,这让我头脑放松。还有你说他对你的君主立宪感兴趣是什么意思?!别玩弄我,英.格.兰!你的政/治系统是个笑话。立刻把伏尔泰还回来!

不是——那么——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看吧,如果你是君主立宪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你的专/制君/主们在坑你,至少我的那些不会干扰我,这是种解脱。哦,当然了,我的人/民仍然在完善“民/主”这件事,但我挺喜欢它的,虽然选/举让我承受挺大的压力。当然和你经受的没法比,哈。也许让伏尔泰研究我的政/府是件好事。他也喜欢我没有zong教po害这点。

他名字相当长,法.兰.西。我得叫他“伏尔泰”。既然我们已经谈论这个话题了,是你首先挑起的!你让我“归还”他,像你的宠物一样,或者一只出借的羽毛笔。如果你对谈论哲学如此迫切,和你别的思想家聊聊天。卢梭,大概?

不管怎样,即使我想要把伏尔泰还给你——我并不想——我也做不到。他真的很喜欢英.国。接受现实吧,蠢货。你猜还有什么?他还喜欢莎士比亚。噢,他出席了艾萨克·牛顿的葬礼,并且为我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埋葬一个“离经叛道者”一事祝贺了我。

我相信伏尔泰会成为一个很好的英.国人。

诚挚的并且相当被逗乐的,

英.格.兰。

——

1728年

——

亲爱的英.格.兰,

君主立宪体非常奇怪,让我困惑。我的上帝,我现在甚至没法好好思考了。

我和卢梭谈过了。当然还有别人,狄德罗,孟德斯鸠。哦我的上帝,忘了它吧。我的头太疼了。孟德斯鸠也相当称许你的政/府体制。这不是奉承话,说真的。

莎士比亚?他是谁?请不要告诉我他是个厨师。如果伏尔泰也喜欢上了英.国菜……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而我不确定到底是因为我刚刚想到了哈吉斯(Haggis),还是因为经济在崩/溃的边缘了。

这些全都是我需要伏尔泰回到巴黎的证据。至少试着说服他!

(还有现在别跟我说宗/教的事。据我所知,我的国家每一个人都会是反基督者。这是我感觉到的。我觉得一场革/命要爆/发了……)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这真的很简单。有个国王,但他只是个象征。相反,真正的领导者从选/举中产生。并且这个领导者——我这里是首相——任期是有限的,与君主的终/身/制不同。

啊,听起来很糟糕。我的意思是头痛。真的,太坏了。你的专/制君主,你的问题。

莎士比亚是个剧作家。我在这封信附上了一篇他的戏剧,你可以把它当消遣看看,他太出色了。我确信罗密欧与朱丽叶可以短期提供给你那些政/治、经济、社会问题的暂时缓解。

你可能很幸运,法.兰.西。我想伏尔泰要回来了。不是我说服他的,所以不用感谢我。我不是很期待你们法.国人的多愁善感。

(反基督?天哪,不要这样说!)

一场革/命?哦,那些一直相当有趣。

诚挚的,

英.格.兰。

——

1735年

——

亲爱的英.格.兰,

我知道距离上一次回信过了很久。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我一直很忙,但更多的是我太累了。我感觉我的身体在反抗它自己。

我一遍遍读那部莎士比亚的戏剧。它真的很美。我想莎士比亚应该在这里也会受欢迎。(我刚刚称赞了一个英.国人。愿主宽恕我的灵魂。)但这里似乎发生了太多事。孟德斯鸠一段日子前去了英.国,是吧?你的君主立宪似乎在这里的思想家中受到欢迎。

还有伏尔泰——是的,他回来了。我读了他的一本书。我相信它叫做“Lettres philosophiques sur les Anglais”。哦,英语名是什么?“Philosophical Letters”(《哲学通信》)。关于英.国人!他写了本书,关于英.国人!法国出版商没有王家审/批就发行了,造成了挺大的事。伏尔泰一直在称赞你的君主立宪,批评我们的政/体。他甚至说英国人在宗/教少数派事情上更加宽容。这卷起了史诗级的流言蜚语,我这样讲吧;他的书被/禁,后来烧了。现在,伏尔泰被迫逃亡。

根本上,伏尔泰又走了,但我相信他仍然在法.国。至少知道这一点让我宽心不少。

革/命……有趣?这见鬼的什么意思?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我原来以为你的信遗失在邮寄途中了。很抱歉听到你深陷这种气氛中。我也曾经历过。我们都有过,我想。坚持住,人类是易变且短暂的;坏日子不可能一直下去。

哦,所以你喜欢莎士比亚?一个像你一样固执的法.国人喜欢上一位英.国剧作家的作品?我不会让你忘记这件事的。但谢谢你,法.兰.西。莎士比亚也是我的最爱。

啊,是了。关于《哲学通信》的乱子。我听说了。这与我无关,但可能一场革/命是件好事。当然它们非常有趣。革/命关乎改变!假如没有变化,我们只会是停滞的。

祝好运。

诚挚的,

英.格.兰。

——

1752年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期间

七年战/争爆/发的两年之前

——

亲爱的英.格.兰,

如果我昏过去了,不小心把墨水撒得信上到处都是的话;我很抱歉。我想我要死了。不管什么事,全都在越变越糟!我还要忍受这一切多久?我的经济陷入了严重的merde。(*法语,“shit”)

(我知道我们正在交战,同时这是场复杂的战/争,但这是我们人类朋友去处理的,不是吗?当然你不会往私人性质上想。毕竟,我们已互相威/胁了太久——久到可以做好朋友。)

另外——如果没有变化,我们会是停滞的?难以置信,英.格.兰。我从来没想过发生在自己身上。

感谢你的祝福。这是使我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

还有,伏尔泰现在到普.鲁.士了。他和腓特烈大帝关系不错。尽管我想他们有一些意见不合。普.鲁.士——我们亲爱的基尔伯特——他说伏尔泰可能要回到法.国来了!一点点好消息,能舒缓我发痛的太阳穴。

现在我必须处理一些战/争相关的事了。我记得在那些日子,这原本是相当有趣的。

真诚的,

法.兰.西。

——

1765年

不.列.颠通过了在美洲相当不受欢迎的《印花税法》

七年战/争结束的两年之后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结束的两年之后

——

亲爱的法.兰.西,

你是不是有点太戏剧化了?

(朋友?你吃错药了吗?印.度是我的领/土。你别忘了。哦,加.拿.大请我代他向你说“Bonjour’”。那个法语词是对这张信纸的侮/辱,说实在的。)

实在太尴尬了。我很匆忙的写了这封信,没有改上三遍就寄出去了。真的,法.兰.西,对伏尔泰的执念到底是什么状况?

哦,另外,附在这封信的是另一篇莎士比亚的戏剧,李尔王。我昨晚刚看了演出!太棒了,简直太棒了!当你觉得好点了,就读读它吧。希望你尽早在剧院里看到它,如果你有闲心的话。

战/争对你不再有趣了,因为你是个可怜的、爱感伤的老蠢货,甚至不能为世界上的葡萄酒和奶酪打架。我,另一方面,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还有,如果我的回信越来越零星,原谅我。美.利.坚在给我麻烦。我发誓那孩子比他有权成为的更加自我主/义。

诚挚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不,我不是戏剧化。

(告诉“加.拿.大”我跟他说“Bonjour”!还有他的名字是新法兰西。)

你修改你写给我的信?我们难道不是早就过了这一步吗?我说,我们以字面上的各种手段侮/辱对方,不是吗?这有什么要紧的?

我想问你有关你的莎士比亚的事。确实,我读了你寄给我的剧本。它真的很不错。我喜欢它,我也希望某日能看到表演。谢谢你把它与我分享。但他只写悲剧吗?

嗯,如果你少些对美.利.坚的发号施令……我挺同情他的,你知道。另外,保重你自己吧,英.格.兰。我能感到一场战/争要到来了。如果发生的话,我会站在美.利.坚这边。

真诚的,

法.兰.西。

——

1778年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

——

亲爱的英.格.兰,

我们有好一会没说话了,不是吗?我知道我们身处美.国独/立一事的两边,好吧……

呃,我只想告诉你,假如你不知道的话:

伏尔泰去世了。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我恨你。我们在过去打了那么多次,有些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你推下悬崖,但这次,我真的、真的、真的这样想。你干/涉了美.利.坚——你绝对不应该的。当你介入美.利.坚和我时,事情变得私人化了。我会赢得这场战/争。他是我的弟弟、我的义务、我的殖民地。

以及我很抱歉伏尔泰的事。你得到了我的慰唁。

诚挚的,

英.格.兰。

——

1783年

美.国独/立战/争结束

——

亲爱的法.兰.西,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不要脸的大混蛋。你最好让我在你该死的城市里有块像样的地方待着,不然我会用我的黑魔法诅/咒你。

哦天哪。我真的一点都不期待巴黎和约的签订……

诚挚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我也破产了,你知道。美.国的战/争没有让我的经济有任何起色,而我一开始就不是很好。尽管如此,我为你准备了我家的客房。别担心——美.国和他的家人呆在一起。那里只会是我们两个。我想我们可以喝点酒,谈论旧日的时光。还有,我们可以对彼此朗读伏尔泰和莎士比亚,尝试去弥补我们漫长的友谊。这听起来怎么样?

啊,别担心,我的朋友。美.国只是一个殖民地。你看到他长大了,难道不会有那么一点点骄傲吗?无论如何,你有更多的殖民地,不是吗?当然,每个殖民地都是不可取代的……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这听起来怎么样?”好像我们还是孩子。并且“友谊”,真的吗?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

诚挚的,

英.格.兰。

——

1789年7月15日

攻/占巴士底狱的一天之后

——

亲爱的英.格.兰,

巴士底狱昨天被攻/占了。还有,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这些年读了多少卢梭?当然,美.国的独/立带给了我一些想法……但这不是重点!

法.国的革/命爆发了!我和我那些可怜的被压/迫的人/民终于推/翻了那些残/暴的君主!

真诚的——并且彻底地激动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是的,你在我上次来访时提了大约二十五次卢梭。

好哇。小心点。

诚挚的,

英/格/兰。

——

恐/怖统/治期间

1793年

——

亲爱的法.兰.西,

你的情况好像不是很好。你还好吗?

诚挚的,

英.格.兰。

——

仍然在恐/怖统/治期间

1794年

——

亲爱的法.兰.西,

务必回信。事情开始有点让人担忧了。你的国家陷入了完全的混/乱。

诚挚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我希望我的书写还可以辨认。我的手抖得太厉害了。

亚瑟,告诉我。我们——法.国人——做错了什么?我期望过像你一样的“不流/血革/命”。但我陷入的是暴/力与混/乱。断/头/台迷住我的同时让我恐惧。我知道,作为国家,我们思想中有矛盾的信念。一方面,我支持革/命/者们,他们站在恐/怖的最前线;但另一方面,我只想要它结束。我这是不爱/国吗?在那些矛盾的渴望中,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我自己的?我想要什么?

真诚的——绝望地寻求宽慰,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到现在,你的信让我惊恐不安。纸上有血迹,弗朗西斯!血迹!

你以砍你君主们的脑袋方式开始你的革/命?你想它会有多和平,说真的?

如果让你好受点,法.兰.西,“不流/血革/命”并不是不流/血的。名字实际是误导性的。它没有像你的那么糟糕,但依旧。还有你的问题让我相当尴尬。你知道我不可能知道你想要什么。只有你自己可能知道。但如果你真的需要我的意见,我很乐意遵从。

我认为你想要一个充满和平与稳定的、闪闪发光的新时代。这一方面意味着要摆脱专制的波旁们,另一方面,它需要你结束革/命。这持续的太长了。为你自己找到一个聪明、民/主的领导者。

别担心,弗朗西斯。

你会好起来。你经受过更糟的。

诚挚的,

英.格.兰。

——

1799年

法.国大革/命结束

——

亲爱的英.格.兰,

作为我们不定期通信这一重要传统,这封信写于我们彼此最后一封信的五年后。我相信革/命结束了。你是对的。它很有趣。血/腥、噩梦一般,却不可或缺,不是吗?我因之更加强有力了,我知道的。

我的朋友,谢谢。你的支持得到了充分的感激。在最糟糕的那段日子,我借你的信件赖以维系,提醒我自己我们是国家,这些事情来了又走。

我的新上司叫作拿破仑·波拿巴。他真的很有雄心壮志。

并且我只想告知你——这样你后面就不会抱怨了——我不觉得他对大.不.列.颠有好感。

真诚的并且充满感激的,

法.兰.西。

——

1803年

——

亲爱的法.兰.西,

如果拿破仑希望与大.英.帝.国作战,他会得到一场战/争!

严肃的,你推翻了专/制君主,又扶一个独/裁/者上台?你见鬼的怎么了?我说,我在光荣革/命前面有过克伦威尔,但这个叫拿破仑的家伙看起来疯了。

诚挚的且被激怒的,

英格兰。

P.S:我一点都不喜欢拿破仑侵/略英.格.兰的梦想。战场上见你,混蛋。

——

1806年

拿破仑提出“大陆封锁体系”来挑战英.国的海上权威

——

亲爱的法.兰.西,

哦说真的,一个“大陆封锁体系”来颠/覆我的海洋垄/断?你真的试图打败我的海军?你是白痴吗?

祝好运——你将会需要它。

诚挚的,

英.格.兰。

——

1815年

滑铁卢战/场上拿破仑·波拿巴败于英普联军

——

亲爱的法.兰.西,

啊,胜利的滋味真是美好。

我享受这些拿破仑战/争。滑铁卢尤其有趣。要不来场第二轮?

诚挚的并且相当被逗乐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我恨你。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对第二轮的同意?

诚挚的并且相当被逗乐的,

英.格.兰。

——

1821年

在拿破仑逝世之后

——

亲爱的英.格.兰,

记得伏尔泰在的那些日子我们有多么友好吗?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你这个怀旧的、爱感伤的草包。

诚挚的,

英.格.兰。

——

1840年

在英.国人与法.国人合作把拿破仑·波拿巴的遗体运到巴黎之后

——

亲爱的英.格.兰,

谢谢你的帮助。自从我们把拿破仑放到他的最终安葬地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但这不是我写信给你的原因。

我想要看一场莎士比亚。

真诚的,

法.兰.西。

——

亲爱的法.兰.西,

奥赛罗下个月演出。我要买票吗?

诚挚的,

英.格.兰。

——

亲爱的英.格.兰,

Oui。

我会带来酒和食物。

到时见!

真诚的——并且相当期待的,

法.兰.西。


END

——

(译者的话:

半夜虐得我胃疼。哥哥在法革期间那句“Does that make me unpatriotic?”直接起飞QAQ

很抱歉没能译出理想中的他们。

原文太美好了。请读读原文吧(。

[来自暑假作业刚刚动笔的sp;下次回来就是肝完作业的日子了QAQ]



评论(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