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授翻/法普】 Im Westen nichts Neues【尾声:加泰罗尼亚】

原作者:lunicole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14740/chapters/7478150

简介(来自译者):中篇,国设史向。按时间轴最早一篇为1815年,最晚一篇为1938年。大概涉及这段时间欧洲的主要历史事件,注释全部来自译者。

——

【序:凡尔赛】  【第一章:维也纳】  【第二章:塞瓦斯托波尔】  【第三章:法兰克福】  【第四章:苏法利诺】  【第五章:维也纳】  【第六章:凡尔赛】  【第七章:巴黎】  【第八章: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  【第九章:巴黎】  【第十章:凡尔赛】

——

尾声:加泰罗尼亚

——


加泰罗尼亚,1938(1)


——


法兰西不应该如此讨厌这个地方。他以前很喜欢来西班牙:温暖的阳光,热情的笑容,还有他能理解只言片语的柔软字句。好吧,他也没有那么讨厌这里,因为法兰西已经不再积极地去讨厌别的东西了,或者关心他们参加的舞蹈,大概从上个十年开始。可能是时间的重量辗过像他和西班牙这样的老家伙,然后突然出现在“现代性”的浪潮中央。


这是加泰罗尼亚的晴天,尽管炸/弹落下而年轻人死去。多么滑稽啊,只是几个年头就能如此快地改变他们的世界。西班牙失去了一代人,他没有将他们献/祭于1914年开始的那场战争,而是以一种相比战壕更加私/密也更加羞辱的方式。(2)如果重回凡尔赛的时候,法兰西会自以为这些事是正义的,但他再也不会了,当他看见美国人在巴黎的街道上买醉,欧洲变成前所未有的一团乱麻。


法兰西不应该在这里,在西班牙,他也不应该在抽廉价的苏/联烟,腹里空空如也,与自己的两个宿敌分享一盒烟;他们都已经太疲倦以致无法好好打一架了。


“你觉得他会很快回来吗?”普鲁士问,快速翻阅几张照片;法兰西还没好好看一眼它们具体是什么。


他问过它们是什么,只收获了奇怪的一瞥,和一个耸肩。


“不知道,但我希望到时会足够有种给你的脑袋用子/弹开个口。”


普鲁士翻了个白眼。法兰西知道这不是他的主场,并不算是,但这不能让他脾气更好。就这一次,他不是向自己最好的敌人后背捅一刀的那个。


法兰西和普鲁士故意避开对方的视线,在这个他们为夜晚发现的半毁而废弃的小房子里。他们等待着。西班牙直到夜幕降临才回来,但他们还是没有东西吃。普鲁士饥饿时非常烦人,而法兰西饥饿时相当刻薄,当唯一剩下的是他口袋里两根俄国香烟。在他们面前,西班牙只是笑着坐在了他们点燃的火堆边。


“Viva la Quinta Brigada! Rumbala rumbala rumbala…”(3)


法兰西几乎为这一幕的戏剧性呻/吟了。当然是西班牙,那个家伙总是能在战争中寻找到一把吉他,就算他们都已经在这个粪坑中挨了几个星期的饥饿。他的目光接触到普鲁士的,彼此交换的会意神色已经有几十年未曾出现了。


普鲁士不想在这里。普鲁士认为德意志的新想法是坨屎。但普鲁士遵守命令,即使命令来自一个男孩,成长得太高大也太强壮以致无法理解现代世界的构造。


真相是西班牙正在自我分/裂,就像世界在二十年前的分/裂;西班牙的分/裂会像是世界即将的分/裂。英格兰与法兰西能够满心希望,但谁都无法阻止一个弟弟成长到脱离普鲁士的掌控。同样的,谁都无法阻止俄罗斯正在酝酿的什么,天真的乐观似乎能与美利坚比肩,如果追溯起后者在他们中谈论联/盟与国家与和平的那些往日。


仍然,西班牙的歌声在夜晚中发出回响。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


——

注:

(1)“加泰罗尼亚,1938”:西班牙内/战于1936年7月17日爆发,共/和/政/府/军与人/民/阵/线左/翼/联/盟(以及国际阵线的志愿者)vs佛朗哥领导的右/翼一方(有纳/粹/德/国与意大利的支持)。顺便安利乔治·奥威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

(2)“他没有将他们献/祭于1914年开始的那场战争”:西班牙在一战中保持中立。

(3)“Viva la Quinta Brigada!…”:应为“Viva la Quince Brigada”,直译为“第十五纵队万岁”,是西班牙内/战时共/和/军一方第十五国际纵队的队歌。歌词与音频可以在wiki上找到:戳此。


END

——

译者后记:

光明归于法兰西,荣耀归于普鲁士。

All credit to author, lunicole, who may excuse my procrastination to complete this translation after a whole year and two entire months. 

我除了对他们的爱一无所有。

请爱他们吧。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