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法普/真·作文】因地制宜

#期中考语文作文。
#我觉得我本命cp作为论据可以支撑到我高中毕业。
#请不要在意史实问题和纯瞎扯的论点!请原谅我太久没好好学的中文!
——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古人早已试验过将生长于淮南的橘树移植淮北,而他们失败的教训教会我们一个重要的道理:在发扬吸收别人经验的“拿来主义”之前,势必要先研究自己的状况适不适合“移植”。
在这一问题上,欧洲历史能提供很好的证明。十七、十八世纪,法国是欧洲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而普鲁士只是德意志众邦国中不那么起眼的一个。它能够学习法国的经验,迅速崛起,并成功地统一德意志;这一过程与“因地制宜”密不可分。
首先,决不能放弃搬运来对方优秀的地方。在一件事物优点很明显胜于缺点的时候,应该坦然地愿意去吸收对方的经验。“太阳王”路易十四,在内政上留下了许多突出贡献:他见证了法兰西科学院的建立,同时在国内奉行“重商主义”的政策,鼓励工商业发展,使法国收入大幅增加。而普鲁士在意识到他国的成功经验之后,迅速仿效法国:在莱布尼茨领导下建立了科学院,鼓励科学研究,同时进一步增加国家对工商业的引导与扶持作用,使得拥有了自己的民族工业。这足以说明,成功的借鉴具有相当积极的作用。
但另一方面,假如一味照搬别人的发展经验,不顾自己与对方的差异,那注定会导致失败。“殖民帝国”概念虽然由葡萄牙、西班牙开创,但法国很快就拥有了它的北美与非洲殖民地。普鲁士原来也想在这场竞争中分一杯羹,学习别国它也在非洲海岸占有了一块土地;可它真的拥有发展殖民地的资源吗?维持联系需要一支海军,保护不被入侵需要足够的殖民人手作为支撑,而与他国的博弈势必又会为这个小国的外交增添不稳定因素——在理性计算后它放弃了那块土地。
除此之外,谁能说清自己不会发展出一条全新的也可能会更好的道理呢?淮北确实不适合种植橘树,但它有别的特产:不适合种植到淮南的特产。普鲁士宫廷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以说法语为尚,瞧不起德语这门属于农民的语言;但法国大革命伴随着拿破仑战争,歌德、席勒等作为“狂飙突进运动”的旗手,标志德语文学从此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它不再只是属于农民的语言。相反,以后来人的视角去看待:德语与法语世界都同样璀璨。
综上所述,“因地制宜”的概念其实包含了很多。在勇于学习他人的发展经验时也应承认自己与别人的差异,不能一味生搬硬套,必要时坚持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这也许是最明智的策略。
END
——
Iron Kingdom再不出中文版我真疯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