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i·er

这里sp,第一层的s、第二层的p。
aph/米厨/法普/区欠混乱中立邪恶
【最近爬墙爱丽舍了对不起他们是真的】
音乐剧/北宋/Modern Europe
“A Mari Usque Ad Marie,从海到海”
——而我跪在雪地的泥泞里,亲吻阳光。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法普】十分钟速码段子

“我不知道应该期待什么。”
“应该?”他敏锐地把握到对方的用词。“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我的风格?”对方笑了(讽刺的!),“我都不清楚那是什么!”
“所以你到底在想什么?”他盯着那双蓝眼睛,把话题扯了回来,“所有人都在期待你的意见!”
“所有人!——我亲爱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啊,'所有人'!他们从未期待过'我'的意见,他们永远只是在等待一个'意见';不论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能将人从因重复性的无聊乏味所导致的绝望里拯救出来!所以他们看向我,问:'你觉得这个世界将变得怎样?你觉得我们将走向何方?'他们问我,因为他们不愿意询问自己!——上帝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上帝知道我们在期待什么!”
“别说了,弗朗西斯。”他喉咙仿佛有血的味道涌上来:“我知道你是唯一一个。”这样说着他凑上了自己的唇,彼此交换呼吸与唾液(他的血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被传递给那个家伙),就好像所谓的“美好的曾经”:那时候他们还懂得生活,只是不知道珍惜罢了。

评论

热度(11)